浅夏

衔命首义,生生不息

总之转一下,先记住,毕业之后如果还没筹完钱,我就可以去捐啦

查小理:

沾今天这个特殊日子的光,想借此平台与大家聊聊柏林宫的故事。


原本二十世纪的德国史,由于这样那样的虐因,我从未公开谈起;此次破例,是因为不久前和 @Anschluss 聊天时,听她说起想去德国参加“洪堡论坛”落成仪式。因为2018年标志着一战结束一百周年,A酱觉得如果论坛能在这一年开幕,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而这个所谓的“洪堡论坛”,其前身就是普鲁士王宫和后来的德意志皇宫——那个在战后像普鲁士一样从大地上被抹得一干二净的柏林宫。


当时听她这么一说,我就顺口接了句:也不晓得明年十一月能不能建好。听说一直缺钱,怪可怜的。不如我也去捐一点儿……


说做就做,我便上柏林宫的官方网站上看了看,有些难过地发现,重建预算目标中有一亿五百万欧元需要来自民间募捐,截至最新数据,目前收到的捐款离这个目标还差三千两百万欧元,也就是还剩下30%左右的款项尚未募齐。因此照此进度,宫殿落成最早也得等到2019啦。可能会有人因此疑惑:作为欧洲乃至全世界经济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德国丨难道连重建一座宫殿的钱都凑不出来?


不过让我们把伤感情的money issue暂时放到一边,先来看看柏林宫的前世今生吧。



柏林宫重建效果图。




跟欧洲许多王室宫殿一样,霍亨索伦王朝的柏林宫最古老的部分奠基于中世纪,确切说来是1443年为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 „der Eiserne“)所建的堡垒,就矗立在施普雷河的河心小岛之上。那时候的柏林只是“汉莎联盟”城市中最籍籍无名的一个小城,不过在霍亨索伦一家的作用下,它逐步发展起来,就像这座慢慢成为柏林市中心的堡垒一样。


在三十年战争中,堡垒一度被毁。经过“大选侯”威廉(Friedrich Wilhelm „der Große Kurfürst“)和后来成为第一位普鲁士国王的威廉一世(Friedrich I. in Preußen)重修,柏林宫在1701年正式成为了霍亨索伦王室的主宫。它由当时德国最负盛名的建筑师Andreas Schlüter担任设计,目的是建成当时神圣罗马帝丨国境内最富丽堂皇的宫殿。它按照那个时代最流行的意大利巴洛克风格修建,很多雕塑都参考建筑师本人的偶像米开朗基罗的作品而完成。在原设计构想中,还有一座俯瞰全柏林的高塔,但该塔的工程因为预算严重超支而废止,原设计师也遭到解职。


宫殿的建设给刚刚兴起的普鲁士国家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债务,以至于后来以吝啬出名的腓特烈·威廉一世(Friedrich Wilhelm I. „Soldaten könig“)只同意继续建设宫殿外部,而拒绝一切室内装潢。值得一提的是,1726年为了迎接波兰国王、萨克森选帝侯和立陶宛大公奥古斯特二世(August II. „der Starke“),柏林宫丨内新建了华丽的“波兰室”。尽管从那时起直到宫殿最终被毁,其内部房间格局与装饰一变再变,但宫殿外部始终维持了“士丨兵王”时代的巴洛克式样,就连后来彻底改变了柏林市面貌的设计大师申克尔也没有对其进行改动。


腓特烈二世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憎恨柏林宫,在“无忧宫”建好后便彻底搬出柏林,这座宫殿仅仅用于举办大型晚宴。尽管如此,它的“腓特烈室”在当时依旧因其华美而名冠四方。另一组漂亮的寓所则由大帝的侄丨子腓特烈·威廉二世修建,冠名“国王室”。再后来就是不断的翻新和扩建,柏林宫作为普鲁士王室和德意志帝丨国的权力中心,侍奉了它的每一个霍亨索伦主人。直到1914年11月9日,德国社丨会党人将红旗插上宫殿阳台。(可笑的是,三十多年后东德共丨产丨党强丨硬拆丨除柏林宫,又想保留下这个曾被社丨会党人占领的阳台,到头来却阴差阳错保留下了另一个。)魏玛共丨和国成丨立后,柏林宫被用作博物馆,集中了大量德国境内最珍贵的艺术品。第三帝丨国期间,纳丨粹党并未使用宫殿房间,只有一队队阅丨兵丨大丨军行过殿外的宽大花园,宫殿外墙也曾悬挂万字旗。





明信片上的柏林宫,1900年。



1913年的柏林宫。




1944至1945年间,盟丨军轰丨炸柏林。1945年2月的一场轰炸,在柏林宫引发了持续燃丨烧四天的大火。尽管如此,战后的柏林全城满目疮痍,柏林宫的损毁并不比就坐落在其对面的柏林大教丨堂更盛,更及不上柏林西部的夏洛滕堡宫受到的破丨坏。只不过夏洛滕堡宫在战后受到完善修复,成为柏林城的一大观光胜地;而不幸落入苏联人手中的柏林宫可就没这么幸丨运了。


1945至1948年间,柏林宫残存的“白厅”内部还曾举办留存艺术品展出,目的也在说服当丨权者修复宫殿。然而1948年柏林城一分为二,新任市长艾伯特(Friedrich Ebert,魏玛共丨和国第一任总统艾伯特之丨子)坚决反丨对修复。在那以后,整个宫殿区域被隔离带围起来。再后来,东德共丨产丨党(SED)从苏联人手中接手东柏林,柏林宫的命运就此成了定局。





1925年的柏林宫(右)和大教堂。



1945年战争结束时的柏林宫和大教堂。




1950年9月7日,德共总丨书丨记宣布拆丨除柏林宫,因为它是所谓“普鲁士军国主丨义和帝丨国主丨义”之象征。尽管这个决议激起了众多本国学者乃至政丨客的强烈反丨对(例如当时普鲁士及巴伐利亚宫殿园林管理局的教授Ernst Gall博士曾评论道:“站在我们面前的是真正恒久而伟大的建筑,就算是它的废墟都美得如此令人叹服——拆丨掉柏林宫是一桩难以理解的行动,是一种一心只想着毁灭的疯狂念头,但历丨史会正确评判这一行为的愚蠢和挥霍。”)——但在独丨裁政丨治丨下,拆丨除势在必行。请大家记住这个人渣的名字:瓦尔特·乌布利希(Walter Ulbricht)——此人不光犯丨下了囚丨禁和屠丨杀德国国丨民的反丨人丨类罪行,也对野蛮摧毁人类物质文化遗产中的瑰宝负有重大责任。只可惜善于捉弄人的历丨史并没有带给他应得的惩罚,除了今日将他的名字与耻丨辱联系在一起,我们对这个混蛋再无他法可想!


拆丨除工作进行了整整六个月,德共还在原址上建起了共丨产主丨义特色的阅丨兵大广丨场。根据当时的预算草案,修复整座柏林宫(包括内部的所有房间和装饰)共需三千两百万东德马克,然而整个拆丨除工作和广丨场修建就花去了八百万东德马克,相当于修复宫殿的四分之一预算——而这笔钱明明是可以投入到修复工程中去的!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在消失的柏林宫原址之上,建起了臭名昭著的“共丨和宫”,用于庆祝东德在世界范围获得外交承认。这个盘踞一方的巨大钢筋玻璃建筑,以它的丑陋与污染进一步展示了东德社丨会的荒谬。德国统丨一后,“共丨和宫”因为石棉污染被丨拆丨除。


直到2002年,德国国丨会才以绝大多数票通丨过重建柏林宫的提案,并决定于2012年开工,冠名“洪堡论坛”,作博物展览用——这其间当然经过了漫长的讨论与协商。在此之前的民丨意调丨查也表明,大多数柏林居民更愿意在原址重建柏林宫,而不是其他现代建筑。然而柏林宫的命途多舛还没有结束。2009年欧债危丨机到来,德国政丨府不得不削减预丨算,将柏林宫的动工时间推迟到2014年。当然,一部分地基建设从2012年后半年开始已经在缓慢进行。










现在来到了非常让人心疼的资丨金问题。值此欧丨盟陷入金丨融乃至政丨治丨危丨机之时,柏林宫预算方面自然也会受到很大限丨制。目前联丨邦政丨府批准的预算中,三分之一由联丨邦政丨府出资,三分之一来自投丨资丨商,剩下的部分就需要依靠民丨间募捐。


民间募捐的全部款项都将被用于宫殿外墙的修建,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想捐的数目来,1欧,5欧,10欧,100欧,甚至更多,都没问题。一旦捐款超过50欧,就能在宫殿目录中选取自己想要投资的那一小块墙——它会永远和捐赠人的名字联丨系在一起,并出现在捐赠花丨名册上。捐赠人会收到官丨方确认信,这封信可以作为免税凭据。捐赠方式也非常简单,通过paypal在线付款、信丨用丨卡在线付款或者囯际银丨行转账就能完成。(文末附有网址和详细操作指南,如有疑问可供参考。)


 


这就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因为一个人的力量太小,很多人的力量则能移山填海。我们每个人能贡献的那一小部分,和一亿五千万的预算相比可以说是九牛一丨毛,但贡献的价值不会因为金钱多寡就有所不同。


但愿有朝一曰,当柏林宫落成,当我们从电视、网络和旅游照片上看见它,甚至当我们有幸站在这栋历经磨难乃至消失了半个多世纪的普鲁士王宫面前,亲眼目睹它的复活,瞻仰它的优美,我们就可以由衷骄傲地对自己说,那雕梁画栋的美丽外墙上有一小片,是我为它添上去的。


当然,我心中清楚,关注我的看官可能多数是学丨生,也知道很多人丨大概囊中羞涩,恐怕真的有心无力,再加上一想到这是一帮偏执狂的疯子犯丨下的罪丨行,却要由今天无辜的你我来埋单,就会让人心中犹豫不好受……


可就算你暂时没有意愿或者没有能力进行捐助,也请把柏林宫目前正在募捐的消息分享给每一个可能对此感兴趣的人,说不定就能有幸发现乐于慷慨解囊的同道中人;


再退一步讲,即便今天我这篇小小的科普,到头来也没办法为柏林宫募集一分一毫的物质性钱财——但只要有人读了它,我就会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这样一来,起码就多一个人知道柏林宫的故事;知道那些“建设文明的人”永远比“拆丨毁文明的人”高贵得多;知道纵使这个世界已经坏到无以复加,由人类的无知和癫狂造成的破丨坏还会有那么一丝丝获得修复的希望;知道不论任何时候,文明的光辉都是我们最宝贵最值得珍视的力量——尽管它看起来可能就像风中之烛那样极易泯丨灭,却还是能够“斩蛟龙,灭小人,唤丨醒布伦希尔德”,在最黑暗的时刻,照亮人类前行的道路。


 





柏林宫重建效果图两张。


以上所有图片均为公共版权图片。




附:捐款小指南


柏林宫重建协会官方网站:http://berliner-schloss.de/en/(网页右上角有小小的囯旗标识,可以切换德/英/法三种语言)


菜单栏里有详细的历史、项目、募捐和其他说明。捐款的按键非常明显,每篇文章中也有超链接可以点。


在主页上,可以点击第二栏“donations”下拉菜单中的“donate now”。





遗憾的是,进入捐款界面之后只有德语。第一步选择捐款金额,如果列出的那些都不是你想捐的数额,可以点击最后一个选项“anderer Betrag",在随后出现的小框中填入金额(注意结算货币为欧元)。





正如上文所说,捐款50欧或以上,就可以在目录(网页右侧的黄丨色小本子)中选一块墙面作为自己的指定捐赠墙,选好的目录代码就填在“Sie haben die Nummer eines Fassadenelements?”这个问句下方的小框里。






第二步就是输入捐款人信息了。下图中的信息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依次是:


称呼(男性为Herr,女性为Frau)、名、姓


住址


囯家(下拉菜单可选China)、邮编、城市


电子邮箱、联系电话





再往下的“Widmung & Spenderliste”部分是询问你有没有赠言和附加要求。如果有赠言,勾选“Ja, ich wünsche eine Anzeige in der Spenderliste”,并在下方方框内写下赠言,至于“abweichende Anzeige”,我不太确定,所以没管去它(。


再往下的“Einwilligung zur Speicherung der Daten”就是确认自己提供信息给柏林宫协会,第一个框必须勾选,第二个框问你是否希望收到关于捐赠的新闻,可选可不选。





第三步就是付款啦,从左到右依次是;囯际转账、信丨用丨卡、paypal和Humboldt box,最后一个估计只有柏林人才用吧……





确认一切信息之后就可以点击绿色的爱心框框付款了。


其中第二项囯际信丨用丨卡当然是最好用的,第三项paypal如果有账号的话也很方便;如果只能进行囯际转账,那就把这一页(http://berliner-schloss.de/en/donations/donate-bank-transfer/)上的信息保存下来,一股脑扔给银丨行柜台吧,他们会告诉你该怎么填写转账单。


谢谢你的关注和爱


Gott mit uns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幺月儿:

木鬼: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看完之后,突然很庆幸我还没来得及暴露地址

独上兰舟: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缪小泽:



世界上最可怕的是人心


時雨不沢:



嗯,看完之后细想我之前确实太大意了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平安京录制室(一期)

大家新年快乐!小透明默默发一篇新年贺文
并不知道应该起什么名字,之后就编了这个名
这个是大概一个月前写的,当时写的挺恍惚的,ooc有一点,不过以后的文会好点的
手游背景
设定式神在传记解锁前只知道自己的身份与能力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吾名大天狗,被世人称为妖神的存在,乃是本寮唯三的ssr。吾乃正义的化身,必将伸张大义于天下……阿妈?不知叫吾有何事?……既然阿妈坚持,吾去叫兄长大人便是。
咳咳,诸位好,刚才来的是我的弟弟,还请大家不要介意他的中二。这是我乃至本寮第一次录制这种节目,可能会有一些混乱,还希望诸位不要过分在意这些地方。那么现在开始正式的自我介绍吧,吾乃大天狗,阿妈召唤出的除雪女三尾狐的第一个式神,本寮大哥,在阿妈成为阴阳师的第一个月里唯一的ssr。至于为何与我的弟弟的性格,也就是正版的大天狗性格相差悬殊,容我细细为诸位讲述。 本来我也是那个高冷的妖神,有着澎湃的正义感,然后,我被阿妈叫了出来。那时阿妈刚来平安世界,画新手符时,并未按照刚才教程中讲的那样画五角星,于是,阿妈看着用四叶草图案召出的我,笑了笑,真是端庄优雅啊!当然,以后吾一直在为这一瞬的念头自责……阿妈我错了,我不会再自称吾了,我是一只和善的狗子,绝对不会变成剧情里那个只知道执着于大义结果被人利用的大天狗!阿妈你别变灰啊!
哦,阿妈终于走了,让我来讲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在刚刚说为我的想法自责的时候,我就看到阿妈的表情从“我家狗子真是懂事”瞬间换成了“我的狗子居然嫌弃我”之后整个人又灰了(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说又)。……阿妈你别变灰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发现我有成为全寮家长的架势,难道这就是阿妈一直想召唤的姑获鸟一直不来的原因?青行灯那个家伙居然在一旁肆无忌惮的笑,一点也不知道尊重前辈,再这里解释一下,青行灯是第三个ssr,比我弟晚来三天,深受阿妈宠爱,现在马上升三星。
好像有点跑题,本来是要说我变成这样的原因的吧,那么把话题拉回来好了。前文也说了,我是本寮的前三位式神,与雪女和三尾一起来到这里,又因为我有高伤群攻大招还是高贵的ssr,于是深受阿妈喜爱,比现在的青行灯还受宠。当年我和雪女、三尾一起闯荡低阶副本,成为寮内仅有的三只式神(n和不好用的r都被喂了,结果寮里就剩我们了)。还记得那时我和阿妈第一次打大蛇,打麒麟,刷剧情,重伤过无数次,失败过无数次,在失败受伤后第一个接受治疗,换上全寮最好的御魂,仅次于雪女觉醒,吃最多的红达摩,还有着寮里全部的黑达摩用于升星,并且有专人带他们,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阿妈都是最喜欢我,说什么都要把我养到满技。 你们要的煽情结束了,这种东西果然不适合我,煽动力什么的都去找阎魔吧!现在来说刚才的那段话里省略的地方。
其实我们的相处模式是这样的:
刚开始时
日常
“大天狗,刷剧情啦!”“大天狗,打御魂啦!”“大天狗,刷你的觉醒材料了,快去快去!”“大天狗,探索副本了!”“大天狗,来打斗技吧!”“结界突破,大天狗快过来。”好的阿妈,吾必当竭尽全力。那时的我是这样说的,而现在:阿妈你饶了我吧,不要买体力了,用不完啊!
战斗时
“大天狗,羽刃暴风!(当时阿妈一直亲自指挥战斗)”“大天狗,羽刃暴风!”“大天狗,羽刃暴风!”“大天狗,羽刃……啊,没火了,风袭那个,就是那里那个!啊,指偏了!”无事,片刻后即可取那小妖性命。那时的我是这么说的,而现在:阿妈咱别着急行不,再说这小怪根本撑不到下一轮吧!你别变灰啊!
休息时
哦,不,我好像从没在阿妈在这的时候休息过,根本就是一直在羽刃暴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风!!!!!!!!阿妈不在的时候,寮里是这样的:雪女飘啊飘啊飘,三尾睡啊睡啊看樱花,我打扫卫生啊长羽毛啊打扫卫生啊打扫卫生!!! 那时我的性格就开始转变了。
至于后来阿妈一直叫我狗子的事你以为我会说?
之后家里来了一些sr,包括现在等级仅次于我的白狼,以及将到三星满级的红叶,还有因阿妈带狗粮而停在20级的孟婆。前几天阿妈说,她把她的欧气都用在抽我身上了,本来就没抽几十次(从刚开始算),才十多个sr,于是拿着活动给的三张符去了召唤室,之后……ssr,大天狗!没错,就是我弟。 阿妈:…… 自从那些sr来了后,寮内变得有活力了一点,但是……打扫卫生还是我,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让我幼小而努力的妹妹们干这些呢?阿妈深爱着我们,一个R也舍不得喂,全靠战斗吃经验,结果除了奶无所不能的我更累了……所以说为什么要因为我掉毛就让我打扫卫生!不是有帚神了吗?
现在继续说我的养儿生涯,当时她们还小,全靠我和雪女带,阿妈特意刷低级的副本,保证她们不会受太重的伤。阿妈离开时,把我们放在结界里,让我给他们讲故事,还未恢复记忆的我没什么事可讲的,尴尬了好长时间,想来那时,我便不再执着于大义了。虽说那场面很温馨,但阿妈你能不能让我歇会啊!还好妹妹们乖。
彼时阿妈作为一个新手阴阳师,什么也不懂,给我穿过蝠翼、镜姬、蚌精,涅槃之火等等御魂的四件套,就是不给我加速度和攻击,我表示好羡慕别寮大天狗的针女啊!而那时阿妈也不知道以后升星需要同星狗粮,于是把寮里的式神喂的那叫一个干净,导致现在刷觉醒带新来的n级式神,一堆主力停在三星满级升不上去,而我……卡在了四星满级,愁坏了阿妈。御魂和狗粮说完了,现在来说觉醒。阿妈特别想把我觉醒,于是刷完任务后直接转战觉醒拼命刷,但是吧,我们还没到四层,只能得到低级材料,把我觉醒的难度可想而知,而没有御魂的我们打斗技真是惨啊,怎样都到不了1200积分,结界还能好一点。回想起来那叫一个惨。
啊?我还没说完啊。时间到了?哦,这样啊。
各位观众,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收看,至于有没有下一期,那就看这期的热度了。那么大家再见,希望还能在看到你们。


结果到最后还是跑题了,
求小红心小蓝手,
因为这个月特懒,到现在也没能精修,抱歉。
重要的事情再说三遍: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狗子你帅爆了!
PS:你这么帅,矮不算事,你会飞啊